区域差异、贫困差异、土地利用

区域差异、贫困差异、土地利用:制约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三大因子
(中科院地理资源所农业地理与农村发展研究室副研究员 龙花楼)
2003年我国人均GDP达1090美元,它标志着近年来我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进入了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新阶段。在此背景下,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日益提上日程。目前关于我国新农村建设时间的观点不一,有15年、20年、40~60年、100年等说法。研究农村问题的著名学者、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克洛克教授认为,农村问题与农村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边缘化密切相关,这一边缘化因农村生活方式的物质和非物质元素交互作用的不同而各异。
从我国农村的实际情况来看,农村人口多、各地情况各异,农村问题的复杂性决定了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任务的艰巨性和长期性。在部署开展新农村建设之先,研究探讨我国新农村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及解决方案尤为重要。
潜在问题
在我国农村地区,存在诸多阻碍新农村建设的自然与社会经济因子。不注重社会经济发展和生物自然条件的区域差异的新农村建设方案是行不通的。因此,区域差异、农村贫困差异和农村土地利用问题是阻碍新农村建设进程的3个主要的潜在问题。
其一,区域差异。运用与农村社会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几个指标即可揭示出明显的区域差异。东北地区的人均耕地约为0.198公顷,是国家平均水平的两倍。西部地区文盲人口比率最高,达15.21%,几乎是东北地区的3倍。GDP中第二产业所占的比例以东部地区为最高(52%),西部地区最低(43%),而第一产业所占的比例西部地区则最高(18%),东部地区最低(8%)。东部地区铁路和公路的路网密度(每万平方公里内的路线长度)几乎是西部地区的5倍。东部地区的经济密度(每平方公里GDP)为1200万元,是西部地区的24倍。比较明显的省际差异有:在1990~2005年间,农村人口急剧减少的省份主要是上海和江苏,分别减少了49.6%和30.3%,而在新疆、云南和陕西的农村人口,这期间分别增加了52.9%、29.6%和28.7%;1978~2005年间,贵州、云南和陕西的城乡收入差距扩大了70%以上,而这期间天津和山东这一差距分别缩小了30.5%和20%。
其二,农村贫困差异。逐步缩小贫困地区和非贫困地区之间的差距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任务之一。
根据2003年农村居民生活消费价格指数,农村绝对贫困标准由上年的人均纯收入627元调整为637元。按此标准,2003年我国农村绝对贫困人口为2900万。将2002年末选定的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与非贫困地区进行比较,可以发现我们农村扶贫困工作任务的艰巨性:贫困地区的文盲人口比例达20.7%,而非贫困地区这一比率仅为9.6%;贫困地区的人均GDP仅为非贫困地区的一半;非贫困地区有28.4%的住户装有电话,而贫困地区这一比例仅为16.54%。多数贫困地区受制于严酷的环境条件,如高海拔、土壤贫脊、草地退化、沙漠化和大规模水土流失导致自然灾害频繁发生。不仅如此,这些贫困地区还普遍存在着基础设施缺乏、交通不便、缺水、医疗教育条件差、农业生产率低和非农产业不发达等问题。
其三,农村土地利用问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土地利用变化主要体现在与人类生产活动最为密切的耕地和城乡建设用地上。一方面是非农建设用地的扩张导致耕地面积的减少,另一方面是耕地转为能带来更高经济效益的养殖水域和果园。据国土资源部数据显示,“十五”期间我国耕地面积减少了616万公顷。耕地面积的减少及其所带来的环境影响将对食物生产的可持续性构成严重威胁。如果我国的耕地面积按照近期这一速度(123万公顷/年)持续减少并不加以控制的话,“谁来养活中国”这一论断将不再会是危言耸听。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所的萨吉森博士在研究中国的农村建房时曾发问:为什么在中国人口稠密的农业高产区农民粗放地使用原本稀缺的耕地来建造住宅?为什么曾经为确保国家食物安全而立法保护耕地的中国政府却难以控制农村建房的扩张态势?农村建房已成为我国农村主要的土地利用问题之一,不容忽视。一方面,农村建房是我国建设用地的主体且近期增长迅猛;另一方面,新增的农村建房不注重珍惜宝贵的土地资源,缺乏科学的村庄规划,“空心村”和闲置宅基地、空置住宅和“一户多宅”现象的出现导致了土地资源的严重浪费。
农村建房已成为我国农村主要的土地利用问题之一,不容忽视。一方面,农村建房是我国建设用地的主体且近期增长迅猛;另一方面,新增的农村建房不注重珍惜宝贵的土地资源,缺乏科学的村庄规划,“空心村”和闲置宅基地、空置住宅和“一户多宅”现象的出现导致了土地资源的严重浪费。
对策措施
一、注重区域差异。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我国区域发展不平衡性极为突出。区域差异应是新农村建设对策措施的灵魂,也就是说,一个地方的新农村建设措施,应与当地的区域自然、社会条件及经济发展阶段相适应。东部地区的生产发展已不是主要问题,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带来的环境问题需得到重视,其新农村建设应强调“村容整洁”这一目标。中部地区的工业化和城镇化速度低于东部地区,应汲取教训,防止工业化和城镇化引发新的环境问题。
二、因地制宜地确定发展模式。中国加入WTO后决定了中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