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最纯净的风景

2001年,当摄影师罗红的目光从中国的西部转移到了非洲时,他忽然发现非洲的美丽不仅在于静静流淌的河流、广袤的森林原野,还有那些一年四季为追逐水草而来回迁徙的动物。
自小就喜欢动物的罗红,立刻为这地球上惟一的动物天堂所着迷,在短短的6年时间里,他十赴非洲,并用镜头展示了不为人们常见的、不甚了解的动物世界之美。在那个世界里,有着最动人的呵护,也有着最残忍的求生。然而正当我们还在为非洲大地上的动物感叹不已时,从2005年开始,罗红的视角又从地面上升到了空中,成为中国第一个有计划、大规模在非洲上空航拍野生动物的摄影师,给我们带来了审视动物的新角度。
在高高的非洲上空时,摄影师看到了什么?罗红说:“大自然很壮美,但是如果没有那些跃动的生命,这种美就是残缺的。”为了更完美地展现动物的生命之美,罗红选择了高空,让我们看到了地球上最纯净和自然的风景。 

 

乞力马扎罗山下的伊甸园
像感动了山神,常常被云遮雾罩的乞力马扎罗山忽然间像是被揭开了面纱一样,露出它冰清玉洁的山顶。天空明朗而澄净,光线饱满柔和。突然,一群大象进入摄影师的镜头,它们在广阔无边的草原上悠然自得地漫步。古老的非洲高原呈现出一派祥和之气,宛如上帝的家园。“倒,倒,赶快倒车!”激动不已的摄影师忘记自己身在何处,连声呼喊。而肯尼亚技术超凡的飞行师却真的将已飞过画面的直升机给倒了回来,于是才有了这么一张以象群为前景的乞力马扎罗山。瑞兽呈祥,仙山顿开。 

 

罗红简历:
1967年出生于四川,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最大的烘焙食品企业好利来公司总裁。罗红17岁时即开始喜欢摄影,直至1995年方重新背起相机,在业余时间云游。曾沉湎于中国西部自然风光摄影,现热衷于拍摄非洲野生动物。2006年6月5日的世界环境日期间,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举办了自然摄影作品展。 

 

纳库鲁湖上的行为艺术
像是最美妙的创意,几百万只在肯尼亚纳库鲁湖国家公园里停歇的火烈鸟,以自由而浪漫的行为,集体无意识地完成了一幅大地行为艺术。湖之蓝、草之绿、粉红色的鸟,使这幅图画有着神奇的结构美。占地面积达200平方公里的纳库鲁湖,是禽鸟的天堂,公园内有着大约450种鸟类,而最为众多的就是火烈鸟,数目达200万只之多,占世界火烈鸟总数的三分之一。火烈鸟喜欢结群,往往群飞群止。飞时如彩霞漫天,落时似锦缎铺地。 

 

马萨伊马拉草原的天然油画
像踩着天鹅绒般的地毯,身材婀娜的长颈鹿,迈着优雅的步伐,目不斜视、气定神闲地做一次集体赴约。前方也许是一场最浪漫的舞会,也许是一餐甜美的晚宴——摄影师在马萨伊马拉大草原低空捕捉到的画面,像一幅纤毫毕现、笔触细腻饱满的油画,将一群长颈鹿推呈在我们的眼前。马萨伊马拉国家保护区位于肯尼亚西南部与坦桑尼亚交界地区,与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动物保护区相连。这里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每年夏季,动物们都要跋涉几千里来到这水草丰茂之地。也许是已经完成了长途迁徙的任务,镜头中的长颈鹿,似洗去征程后高不可攀的公主。 

 

安博塞利国家公园的胜利进行曲
仿佛耳边响起了激昂奋进的乐曲,欢快跳跃的节奏。向前、向前,不顾一切地勇往直前。斑马成几列纵队疾掠,鸟儿如战鹰飞渡,胜利就在踏上彼岸的那一刻。在安博塞利国家公园,马群和鸟群合演了非洲大草原上最壮观的一幕:争渡、争渡。
《走出非洲》的女主角凯伦说:“回首旅居非洲的日子,令人激动不已的是那仿佛在空中生活了一段时间的感觉。”摄影师说,从空中看非洲大地上的动物景象,常常会喜极而泣。 

 

马拉河上的史诗
有着极强适应能力的角马,是非洲常见的动物。为了生存,每年的七八月,角马都要千里迢迢从坦桑尼亚迁徙到水草丰茂的肯尼亚马萨伊马拉草场,而马拉河则是其迁徙途中的必经之地。马拉河不深,但因河中暗伏着鳄鱼而倍加凶险,角马争渡马拉河的悲壮场面已成为许多摄影师镜头中的最爱,但是,此次展现在我们眼前的画面已跳出了过往的悲情,扑面而来的是源源不断的角马胜利到达彼岸的欢腾。青绿的草场已踩在了脚下,渡过死亡即是新生。这种史诗般的画面,是直升机贴近飞行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