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洋变暖现新航道 沿岸各国拉开纷争帷幕

全球各地都在遭受气候变暖的影响,北冰洋尤甚。然而,伴随着北极冰雪的消融,一座新的能源宝库也渐渐呈现。受到利益的驱使,类似像布罗这样的商人早已蠢蠢欲动。同时,关于夺取这条战略通道控制权的纷争也已在沿岸各国拉开帷幕!

图:加拿大以北逐渐呈现可通航的航道,这便在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间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图:三条航线的比较。
以7美元购入一个港口,简直不可思议……只是,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这个位于加拿大以北哈得孙湾的丘吉尔港都被浮冰封锁着,鲜有船只通过……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1997年,美国铁路大亨布罗(Pat Broe)毫不犹豫地签了张小额支票,以象征性的7美元购入丘吉尔港,并坚信将从中获得100万美元的年收益!千万别以为他疯了!在布罗看来,这个北冰洋小港蕴涵着无限的商机,因为他留意到一个全球性的灾害现象——气候变暖。这种现象在北冰洋表现得尤为显著。受该现象影响,北冰洋上的浮冰在逐年减少。据科学家们预测,到2070年,在夏季,北冰洋将完全解冻!具有先见之明的布罗打算在此之前就开始经营他的生意。随着封锁港口的冰雪渐渐融化,加拿大以北逐渐呈现可通航的航道,这便在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间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而对于那些必须绕过巴拿马运河才能在亚洲和欧洲之间往返的货轮来说这是条真正的捷径。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丘吉尔港恰恰就坐落在这条捷径之上。也许在未来几年,货轮将蜂拥而至。布罗认为,这个港口俨然是通往加拿大的一个新的入口,将为他带来无比丰厚的收益。

一个古老的梦想

几个世纪以来,这个“西北航道”一直承载着商人和航海者们的梦想。自从欧洲和亚洲之间开始通商,商人和航海家们就一直锲而不舍地寻找着一条能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捷径。起初,他们必须绕过位于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但航程太长了,而且合恩角附近又经常有可怕的暴雨来袭,实在令人生畏……

1914年,美国人终于在墨西哥以南、北美洲和南美洲交界的地峡最窄处开凿出了一条运河:巴拿马运河。它的开通大大缩短了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的航程。自那以后,满载货物的轮船只须稍稍绕个弯便可以穿梭于两大洋。尽管如此,欧亚间的航程仍有2.3 万公里,纽约和亚洲之间的航程有1.8万公里。假如船只能从加拿大北部经过的话,这两个航程都将缩短至1.6 万公里以内。

但截至目前,北冰洋的条件仍不利于通航。1904年,挪威探险家罗尔德·亚孟森(Roald Amundsen)成功地通过了西北航道,他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一面避开浮冰一面摸索前行。1969年,美国人把油船加固改造成破冰油船,→→为的是把石油从阿拉斯加油田运到纽约,然而计划很快终止了,改造后的破冰油船还是被大浮冰永远地卡住了……

那么现在的情形如何呢?即使是夏季,航道的某些航段仍被冰障堵塞着。不过,二十几年后,这些最后的障碍物终将消失,但通航不可能等上二十几年。事实上,用双层船壳进行加固的一些油船和集装箱货船在冰雪彻底融化之前就将冒险航行。

国家间的纷争

尽管目前只有破冰船能在西北航道上行驶,但受到利益的驱使,类似像布罗这样的商人早已蠢蠢欲动。同时,关于夺取这条战略通道控制权的纷争也已在沿岸各国拉开帷幕!

一方面,正如加拿大拉瓦尔大学的地缘学家弗雷德里克·拉塞尔(Fr巇巖ic Lasserre)所说的那样,加拿大认为“西北航道是本国内海的一部分。为了做到有理有据,他们甚至还提到属于加拿大国籍的因纽特人占据这片土地并生活在这片水域已达几个世纪之久。当发现有危险船只临近,比如那些驾驶得不好或不适合在北冰洋上航行的船,他们会以这一航道是加拿大‘内海’为由禁止其进入这片海域”。

他们的理由的确合情合理,因为对于这里的环境而言,即使很微小的事故也可能成为一场灾难,而且这个地区还未曾遭受过黑潮(油船泄漏或海底油井喷出的原油或石油漂浮在海岸边形成的油层)侵袭……弗雷德里克·拉塞尔接着说:“相反,美国和欧洲国家却认为,西北航道不是加拿大的内海,因为这条航道连接着两大洋……在他们看来,西北航道应该是一道国际海峡,一方中立水域。当然,目前那里还几乎没有海上交通。”假如这种论调成立,那么美国人和欧洲人将可以在航道上自由通行,而无须获得加拿大政府的许可……

在国际社会对此事进行最终裁决之前,纷争的硝烟仍将持续弥漫。在没有预先通知加拿大的情况下,美国破冰船和潜水艇悄然起锚,驶往北极海域开展科学考察。而加拿大并没有成功地拦截“擅入者”,这使加拿大怒火中烧。与它的这个邻国不同,加拿大没有足够坚固的船只能够在严冬时节在这个地区通行!然而,加拿大并不善罢甘休。他们意欲建造一些军舰以常年在此巡逻,加强对北极地区→→的领海和岛屿的海防,同时也为争夺北冰洋添加筹码。与此同时,加拿大还痛下血本,组织一批批科考队前往北冰洋诸岛,并在那里插上加拿大国旗来证明这个地区完完全全属于加拿大!

各国之间的矛盾仍将进一步激化,因为冰雪融化还具有第二重战略意义,它加速了人类对北冰洋海底以及地下的开发进程……毋庸置疑,北冰洋的海底及地下中蕴涵着十分丰富的资源。加拿大与格陵兰岛的主权国丹麦就“西北航道”东部入口处的汉斯岛主权归属争议不休。原因是汉斯岛位于加拿大埃尔斯米尔岛和丹麦格陵兰岛之间的肯尼迪海峡,恰恰就坐落在即将成为世界繁忙航线的“西北航道”的中间处。虽然汉斯岛该面积仅1.3平方公里,常年被冰雪覆盖,但钻探结果显示,就在这个极不起眼的荒芜小岛及其周遭海域的下面,在层层冰雪的覆盖之下,竟是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石油和天然气的资源宝库!

到目前为止,这个资源宝库尚未令人们趋之若鹜,假如一年之中只有二十来天能够通航,又何苦在如此险峻恶劣的环境下去架设采油平台呢?然而,随着冰雪融化的加剧,可通航的时间也逐年增加,从长远来看,对海底矿藏的开采必将受益颇丰。预测结果表明,由于受到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几十年后,一年中油船只需有半年能够通航便足以获得丰厚的利益。

不只有石油!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并非只有汉斯岛的海底财富被揭开神秘面纱。事实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加拿大人便在加拿大北部发现过钻石矿,自那以后,加拿大便成为世界上开采价值名列第三的钻石出产国……再往北一些,在西北航道周围,勘探者经常会发现金、锌、镍的矿藏……不过,要说最令北冰洋沿岸各国(加拿大、丹麦、挪威、俄罗斯和美国)垂涎的巨大宝藏,非石油和天然气莫属。一些地质研究和钻探工作表明,在加拿大和格陵兰岛以北、阿拉斯加、挪威、俄罗斯和西伯利亚等地区都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总之,石油和天然气遍布北冰洋周围所有国家和地区!

大赢家俄罗斯

北冰洋附近的油气储量是否丰富到可被开采的程度,还有待深入探究。美国地质调查局的科学家们认为,北冰洋附近蕴藏的石油和天然气,约占全球潜在石油和天然气总储量的四分之一。“但这些只是推测,”法国石油研究院的世界碳氢矿藏专家伊夫·马修(Yves Mathieu)委婉地说,“事实上,对北冰洋海底地下矿藏的探测在加拿大、阿拉斯加、挪威和俄罗斯欧洲部分只是刚刚开始,而在西伯利亚地区还未进行过类似探测。在估算北冰洋的矿藏储量时,目前各国只进行了一些钻探工作,并与其他一些已经被探明的、地质结构类似的地区进行比较,从而作出的推论。”

无疑,在这场利益角逐中,俄罗斯将成为大赢家。它控制的北冰洋水域面积相当于加拿大、挪威、丹麦和美国所控制的北冰洋水域面积的总和!伊夫·马修证实:“实际上俄罗斯拥有着最具潜力、最有价值的矿藏。2010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将对位于巴伦支海的一个大型天然气田——STOCKMAN气田——进行勘探和开发。”另外还有一桩事情不可小觑,据科学家预测,就在21世纪,世界上其他地方的石油和天然气将全部被开采完毕……

(来源:新发现 2009-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