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壶”与“臼”之争

一种出现在山顶与河谷岩石上面的圆形石洞,是怎样形成的?有人说是古冰川的融水冲蚀而成,因此叫“冰臼”,有人说是河水形成的涡流磨蚀而成,应该叫“壶穴”……问题的要害是,是“臼”还是“壶”的争论,其实是气候冷暖之争。 

 

谁打造了岩臼?
在内蒙古自治区克什克腾旗的大青山山顶,分布着如水缸一般的巨大岩臼。一个个岩臼口狭肚阔,内壁圆润。它们究竟怎样形成?众多学者对此有着不同的解释,有人认为岩臼是风化而成,有人认为是风蚀和积水冻融的共同作用,也有人认为是古冰川造就了冰臼。花岗岩上的岩臼就像是一只眼睛,默默地望向晴空。它身世的秘密,也许只有上帝才知道。摄影/杨孝 

黄河干了,河床上发现了许多岩臼

几年前买过一本书《发现冰臼》,作者韩同林,没有细读就放到书架上了。

 

买这本书的缘由是这样的:一年我去南京湖泊所,见到了李世杰教授。在他的电脑里我看到了一些我很感兴趣的图片:一条大河干了,见底了,千千万万年谁都没有见过的河底露出来了。河床全是光滑的基岩,没有松散的沉积物。但上面坑坑洼洼,突突起起,好像一块巨大的面团,被一个拳击手狠狠地击打了一番。但这些还在我的预料之中,让我感到神奇的是:在河床的岩石面上还有一些奇异小洞穴,圆圆的,光光的,垂直地钻下去,像是人用电钻钻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