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赛能从青藏高原上的丹霞秘境变为我国国家公园的示范吗?

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这个长期以来不为外人所知的地方,探险家杨勇发现了一处面积达300余平方公里的丹霞奇观。这片丹霞广泛发育,造型景观丰富,还有着独特的自然和人文环境。更幸运的是,因为地处偏僻,这里并没有像内地许多地方那样受到商业气息的过多浸染,我们还有机会借鉴国际先进理念寻找出一个适合它的发展模式。在未来,昂赛能成为我国国家公园的示范吗? 

 

如果不告诉你实情,你可能很难相信画面中这样山峦起伏、流水淙淙、绿树蓊郁、丹霞赤红的景象竟然出现在青藏高原海拔3800—4200多米的高寒地带。这片隐藏在澜沧江上源扎曲峡谷中的丹霞,是青藏高原上少有的面积广大、发育完备的丹霞地貌。 

丹霞地貌——Danxia landform,是为数不多获得国际公认的以汉语拼音为前缀词的地理学词汇。到2009年国际地貌学家协会(IAG)批准设立“IAG丹霞地貌工作组”时,它才真正走上国际学术舞台。但对中国人来说,丹霞并不陌生。1928年冯景兰、陈国达等人在对广东仁化丹霞山及华南红层地貌做了大量研究后,便以最具代表性的丹霞山命名了这一地貌;2005年,《中国国家地理》“选美中国”专辑中也评出了“中国最美七大丹霞”;2010年,湖南崀山、广东丹霞山、福建泰宁、贵州赤水、江西龙虎山、浙江江郎山六处以“中国丹霞”申遗成功,成为了我国第40项世界遗产。

这种带着深刻中国烙印的地貌,虽然在美国西部、中欧和澳大利亚等地都有,但在中国分布最广,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人们对这种地貌了解和关注的加深,越来越多的丹霞景观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截至2015年7月,中山大学原地理系主任黄进统计的我国丹霞地貌已达1003处,分布在全国28个省区市,从热带、带湿润区、温带湿润—半湿润区、半干旱—干旱区,一直延伸到青藏高原高寒区。而此时我脚下站立的这片“红石之地”——昂赛,就是一处新发现的丹霞地貌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