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街:梦想和思考在流淌

长安街无疑是世界最宽、最长、最繁忙的一条大街,它也无疑是世界最伟大、最壮丽的一条大街。关于这条大街和这条大街两旁建筑的争论也是最激烈的。这个世界古国首都的这条大街流淌的不仅仅是轿车、公共车、自行车的洪流,还流淌着这个民族关于这个国家的希望、梦想和思考。

 

在中国有一条年轻但又是最重要的街,它的宽度、长度都是世界之最,50年来,它与我们年轻的共和国共同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历程。今天一个世界级的建筑将要在它的核心位置建起,它标志着当日中国的强大和对未来的雄心;同时,围绕其建筑设计的争论,既是东西方文化撞击的结果,又是人们文化已多样化的反映。

“我就是要切断历史!”当法国人安德鲁为他那个宽200米、高50米的球体建筑物——国家大剧院的设计辩护时,对中国驻法国大使这样说道。这个巨大的天球将作为中国国家大剧院,坐落在距广场西侧仅300米的地方,然而这个设计却引发了中国知识分子对建筑物设计最大的一次争论。支持者形容它如“一滴晶莹的水珠”,反对者称它为“一颗外星粪团”,“一只法国笨蛋”和“大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