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与瘟疫共舞

2003年春季爆发的非典无疑是对人类医学的一场挑战。当西方医学面对来势迅猛的非典几近无策时,中医却现出其沉寂已久的力量。从历史上看,瘟疫折磨人类有多久,中医抗击瘟疫的历史就有多久。迄今为止,人类只消灭了天花这一种传染病,但这一历程却与中医密切相关。事实上,中医从不强调与病毒的对抗,而是谋求与它们的共存之道。 

 

为了预防非典,广州旧步前小学的学生每星期都要喝几次中药凉茶。(Xin Lei摄) 

“非典”时期的北京城,出现了惊恐的北京人吃同一方药的现象。显然在中国百姓心里,那些饱含四季之气的树叶和密林深处的植物根茎,此时此刻可能就是救命的济世良方。

与此同时,一场中西医之间的竞赛也在悄然进行。广东,中国“非典”最早的重灾区, 邓秋云、叶欣这二位同被感染上非典的长,却遭遇到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叶欣坚持采用抗生素治疗,病情始终没能好转而殉职 ;而邓秋云因全部采用中医治疗,并停用一切抗生素和激素,获得了康复。治疗邓秋云的指导医生邓铁涛教授坚信博大的中医里一定有对付非典的武器。“我们的治疗不在于与病毒对抗,而是注意驱邪和调护病人的正气。”他说,“中医完全可以独立地治疗非典。” 这位87岁高龄的中医元老认为西医过多地使用激素和抗生素来对抗“非典”,这不但不能治病,反而会给患者留下后遗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