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联合国的名义促进数据共享

“全球环境、自然灾害、公共卫生、人口健康等热点问题,如果没有数据共享就无法解决。从科学意义上说,这一项目是在推进数据共享;从更高层次讲,对于中国科学家如何融入到全球科学交流体系中去也是一个创新性举措。”
以联合国的名义促进数据共享
科学数据共享关涉全球的发展、国家的发展,甚至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但科学数据共享所面对的一个突出问题是:大家都想共享别人的数据,而不愿把自己的数据共享给别人。这使数据共享工作的推进困难重重。
以此为背景,联合国促进发展中国家科学数据共享与应用全球联盟计划走出了一条新路,创建了一个新平台。
参与这个平台能得到什么
“2003~2005年,联合国和国际电信联盟主办的世界信息峰会明确提出要把‘数字鸿沟’变为‘数字机遇’,怎么变?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抓住这个机遇。”
在日前由中国科学院国际合作局等主办、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等承办的联合国促进发展中国家科学数据共享与应用全球联盟(UN GAID e-SDDC)非中心化网群网建设研讨会上,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所全球变化信息研究中心研究员兼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世界资源研究所所长刘闯快人快语。刘闯是UN GAIDe-SDDC执行委员会共同主席。
据刘闯介绍,她曾向联合国提交了构建以非中心化网群网为特色的发展中国家科学数据共享与应用全球联盟(UN GAID e-SDDC)的建议,并提出了“构建网络、开放共享、鼓励创新、共同发展”的实施方略,得到了联合国信息通讯技术与发展全球联盟(UN GAID)的批准,并作为优先领域计划予以实施。
“联合国为我们提供了团聚世界优秀科学家和高层政界决策者的共同商议发展的平台,这个平台就是无形资产。无形资产可以变成有形资产。有的人有钱就干,没钱就不干。这么多年,对于数据共享,我是有钱没钱都干。”刘闯说。
这次研讨会是国际科学技术数据委员会(CODATA)、国际科学院组织(IAP)、UN GAID e-SDDC及中国科学院国际合作局联合召开的亚太地区科学数据共享与应用国际研讨会的一个分会。
刘闯解释,UN GAID e-SDDC是个非常好的无形资产平台,是联合国全球信息通讯技术与发展全球联盟(UN GAID)的前沿领域计划之一。非中心化网群网,本意是给每一个有意参与的人和单位均创造平等和无歧视参与的机会,这个概念是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首先提出的。数据共享的中心化会产生大国垄断;而非中心化的网群网,可以更好地把利益相关方联系在一起,更平等地开展数据共享。
刘闯总结了此次会议的创新点:其一,第一次在我国公开提出科学数据共享的非中心化网群网的概念及其内涵,为我国科学数据共享的深入和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其二,提出以应用为导向的、人人可以参与的5项行动路线图,创造了一种利益相关文化和参与者多赢机制;其三,从联合国的尺度,层次高,范围广,促进我国科学数据共享平台建设的国家战略与国际接轨。
“这是非常好的文化,是一种可以达到多赢的和谐文化,参与者起码有‘3P’的收获:Partner(合作伙伴),作为合作伙伴,可以以平等的身份参加相关的活动,可以在活动中以各种方式发表自己的意见、建议和评论,这是起码的利益;Platform(平台),参与者可以参加联合国举办的一系列相关活动,可以有与本领域最优秀的科学家和家直接交流的机会,可以在联合国官方网站上找到每一位合作伙伴的贡献;Program(项目),能提出和实施一系列相关的合作计划和项目,联合国信息通讯技术与发展全球联盟(UN GAID)将在其中起到非常重要的协调作用,它把投资者、项目计划者等利益相关方联系到一起。”刘闯介绍说。
这一计划作为联合国的一个大计划,是一项长期任务,该计划试图在科技界支撑可持续发展方面填补数字鸿沟,特别是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数字鸿沟。
在刘闯动议向联合国提出这一计划时,得到中国科学院国际合作局、中国科协国际组织部和中国互联网协会的及时支持。
“全球环境、自然灾害、公共卫生、人口健康等都是国际组织会议的热点话题,如果没有数据,这些问题就无法解决;特别是一些区域性、全球性问题的解决,更要借助于数据共享的手段。”UN GAID e-SDDC指导委员会共同主席、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兼中国科学院对地观测与数字地球科学中心主任郭华东表示。
“特别在发展中国家,越是数据少,越是难以共享。要解决信息贫富分化,在发展中国家尤其需要推动数据共享。”郭华东说。
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郭华东表示:“这一项目从科学意义上说,是推进数据共享;从更高层次讲,对于中国科学家如何融入全球科学交流体系,也是一个创新性举措!”他认为,刘闯以中国科学院名义申请到的联合国这一项目是个高层次的平台,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家可以与更高层次官员、企业家、科学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