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吴传军院士:我们地理学家“超速”,还怕走几里路?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地理学家能够如此深入地参与国家顶层设计,为国家建设做出如此突出的贡献。 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 在这方面,中国地理学目前走在了前列。 世界之巅。”

近日,在1918年4月2日出生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吴传君诞辰100周年之际,重点关注主体功能区划、资源承载能力、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土地用途、国土规划、环境与生态保护、城市体系研究。 比如,有专家认为,我国地理今天能发挥如此重要的作用,离不开吴传君。

弘扬地理伟大事业,学习中西山川

2009年,我国著名地理学家、人文地理学先驱、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吴传君因病去世,享年91岁。吴传君院士遗体告别仪式在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

告别室门口的横幅上写着:“地理伟业传遍中西山川,师父风范滋润世界。” 他的肖像上方挂着“一代学术界大师的典范”。

国际地理联盟主席阿布勒以及埃及、法国、日本等国以及香港、台湾地区地理学会组织或个人发来唁电。 母校利物浦大学地理系敬献花圈。

国家部委、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等组织和个人发来慰问电350余条。

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在唁电中表示:吴传军先生作为我国地理学领域主要学术带头人之一,始终走在地理学科学研究的最前沿,引领我国人文地理学的复兴,引领我国经济地理学的方向。 繁荣。 “人地关系区域体系是地理学特别是人文地理学理论研究的核心”的著名论断,使地理学在满足国家战略需求方面获得了理论基础; 在农业地理学、土地利用、土地整理等研究领域,他也做了很多开创性的工作。 组织编写的《全国农业地理丛书》是我国第一部系统性、综合性、科学性、基础性、生产力的大型系列农业地理科学专着。 。 长期在国内外学术组织担任重要职务,为中国地理学走向世界做出了重大贡献。 他鼓励后进生,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地学人才。

人文与经济地理学的先驱

新中国成立后,地理学的发展照搬苏联模式,人文地理学长期被忽视。 因此,很少有人参与人地关系理论的研究和讨论。” 中国科学院院士郑渡回忆道。

作为我国现代人文经济地理学的主要开拓者,吴传钧从1960年起就开始阐述人文经济地理学在学科发展中的作用。

这不仅使我国经济地理工作者能够承担并很好地完成大量涉及生产布局、合理开发利用资源、土地整理和区域可持续发展的国家和地方综合性任务,也保证了我国经济地理的全面发展。地理。 发展。

乘着改革开放的契机,吴传君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环游世界。 他在国家科技领导层和中国地理学界的各种学术会议上积极呼吁“振兴中国人文地理学”,并亲自组织和培养人才。 在学科设置、理论建设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逐步建立了我国人文地理学的学科框架。

这使得一批批来自广泛分布于全国各地的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人文地理学人才走向社会,推动了城市地理学、旅游地理学、人口地理学、文化地理学、数量地理学等学科的建立和发展,并宣传地理。 人们在农业地理学、土地利用、土地整理、可持续发展、人地关系区域体系等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

作为吴传军的学生,中国科学院院士陆道道回忆道:吴先生经常强调地理是一门可以“应用到世界”的大学问。 地理学家要“学术并重”,地理要为国家服务。

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介绍/

不断思考并推动学科发展

吴传军生命的最后11年,刘延燧一直陪伴在他身边。 刘延绥于1998年跟随吴传军做博士后2年,随后担任学术秘书9年。

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每天下班后,刘延绥都会乘坐研究所的班车到吴传军家,拿一些信件和资料到那里汇报、交换,然后回家。

2005年的一天下午5点左右,刘延燧在路上突然接到吴传军的电话,说要召开紧急会议。 事实上,刘延绥一般都会在下午6点左右到家。

紧急会议只有他们两个人参加。 吴传军迫不及待地与刘延绥交流,因为参加中国农科院会议有一些新的触动和想法。

“五年过去了,我们已经没有专门的农业农村研究机构了。以前从农业资源调查、农业区划到土地利用,我们半个世纪的辉煌怎么一下子就消失了?!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也不做研究。” “三乡”,我们就会失去地理优势。”吴传军郑重地对刘延绥说。此前,地理资源研究所农业农村研究室于2000年整合。

次年,在兰州召开的中国地理学会2006年学术年会上,吴传君特别邀请了陆道道、石亚峰、李继军、郑渡等四位院士,以及数十位同领域的专家,其中包括:佘志祥与蔡云龙,共同探讨发展农业地理和乡村研究。 此后,地理资源研究所于2006年成立农业地理与农村发展研究室。

现担任地理资源研究所区域农业与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的刘延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虽然已是晚年,但仍然十分重视学科建设和发展”。正是因为他的重视,我们的农村地理学学科发展和队伍建设有了平台和机构。

此前,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吴传军积极组织地理学界参与农业区划、土地利用、土地整理与规划、区域可持续发展研究等我国当代地理学面临的重要研究任务。 完成《中国1:100万土地利用图》等一系列重大成果。

吴传军长期担任中国地理学会副理事长、理事长。 他始终注意工作不局限于中科院和地理研究所,而是要顾及国家地理界的大局。 他高度重视并精心组织我国地理界的广泛合作,也高度重视与规划、国土、城建、民政、旅游等政府部门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

吴传军还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组织和带领中国地理学家广泛参与国际学术交流活动,向世界推广中国地理学。 凭借丰富的学识和国际影响力,他于1988年当选为国际地理联合会副主席,这也是中国地理学家首次担任这一重要职务,并已连续当选两届。

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介绍_地理人物图片/

多才多艺、思想开放

“他多才多艺、思维敏捷、心胸开阔、善于组织、乐于助人……”作为与吴传军共事多年的后辈学者,现年80多岁的郭来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被自己视为导师的吴传君表现出了更多侧面。

吴传军热爱京剧,他和妻子曲宁淑能因对京剧的共同兴趣而成为好友。 吴传君从中央大学地理系毕业留校任讲师时,曲宁舒是该系的大学生,他们在一个京剧社。

1958年3月,吴传军刚从苏联归来,下榻北京饭店。 郭来喜从南京赶来参观。 作为奖励,吴传军买了一张三元一张的高价门票,并邀请郭来熙到前门广和剧院观看著名演员吴素秋的《红娘子》。 坐电车去那里要花3美分。

受父亲的影响,吴传君也有很好的书法基础。 他的父亲是一位法学教授、律师和书法家。 抗战前,他在“七君子事件”中为“七君子”辩护。 1985年,他与众多中、英、日学者一起去苏州参观城市建设时,他介绍说,虎丘山门上方的题字是他父亲的书法,让大家倍感亲切。

吴传军喜欢骑自行车。 在英国留学期间,他曾骑自行车游览过不列颠群岛、瑞士和捷克斯洛伐克。

他年近80岁时,曾骑着自行车从中关村到西四国土资源部开会。 当时陪同他的一名博士生看到他带着院士的尊严骑着自行车去参加部委会议,不愿意打车。 后来,这篇论文也发表了。 没有回答,就离开了他,出海做生意了。 这位学生曾对郭来喜说:“我80岁了,可能也成为不了院士了,当院士没意思了,我还是骑自行车去部里开会。”

2007年,吴传军89岁高龄,柳岩陪他到沉阳参加沉福一体化高峰论坛。 他在棋盘山考察新兴产业时,乘坐小电瓶车前往。 因为人太多,电瓶车开得很慢。 结果他就对刘延岁说:“坐公交车太慢了,我们步行吧!”

“还有几里路要走,路还很远!” 柳延岁提醒道。

“我们地理学家都是‘飞毛腿’,就怕走几里路?” 吴传军一边开玩笑,一边立即下了车。 这一幕给刘延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年纪大了,但这也反映出老人仍然具有地理学家‘行万里路’调查研究的精神。”

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