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行走的大道

尼亚加拉瀑布以它50米左右的落差成为了在圣劳伦斯河上通航的第一个障碍,第二个障碍则是蒙特利尔附近的浅滩激流了。为了能在大河上通航,加拿大人费尽周折建起了运河和船闸系统,而这些努力却可能将被遍布北美的铁路公路运输网以及“北冰洋高速公路”所取代。

 

形容起大自然来,印第安人的语言常有妙语天成的效果。我们搜肠刮肚地寻找词汇来形容尼亚加拉大瀑布的壮观,印第安人却早已用“霹雳之水”几个字将它的全部魅力概括了。对于圣劳伦斯河,印第安人也有十分恰当的形容——“会行走的大道”,一语道出了这条大河对北美发展的最重要贡献——交通运输。

1535年当雅克·卡蒂埃率船队第二次深入到现在的蒙特利尔附近时,他看到几公里宽的河面上激流滚滚、礁石遍布,大河在这里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乱石滩,根本不可能让他的船队通过。正是这段圣劳伦斯河的浅滩激流区阻止了雅克·卡蒂埃深入北美腹地的探索,让他留下了著名的疑问:“古老的中国是在这条大河的尽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