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鱼:美食、富贵与权力

一个深秋的傍晚,我跟随着一支近300人的客车队来到青岛一个房价高达28000元/平方米的富人区——弄海园,在被称为林肯俱乐部的临海露天草坪上,我们这些白天参加了世界第五届鲍鱼大会的中国人和西方人准备共同庆祝一下这次难得的聚会。来自世界各国的海洋学家们在这次青岛会议上讨论的主题是鲍鱼的养殖和疾病防治。墨蓝色的天空下空气显得明净而有些冷清,但我们的到来很快就打破了这里的沉寂和独有的一种潮湿宁静。

 

鲍鱼,这个生物学上极为普通的贝类生物,很早就成为中餐里的美食极品。即使在物欲最为膨胀的今天,在中国能够享用它的,也许仅是百分之一的群体。我们发现,无论是历史上还是今天,鲍鱼更深层的意味都超越了美食而连带着权力和富贵。今天,像图中的这些干鲍在香港标价一斤可达3万元以上,人称“一口鲍鱼,一口金”。 

晚宴在清冷的烛灯下渐渐开始热闹起来,并在人们齐声高唱鲍鱼会歌时进入了。在观赏着模特表演、美声演唱的同时,科学家们品味着包括西式烤肉在内的中西美餐。但最后让我们有些失望的是,在这次如此盛大的、为鲍鱼大会举行的西方式晚宴上,我们仍没能品尝到鲍鱼。事实上在这次历时4天的国际鲍鱼会议的餐桌上,始终没有出现人们期盼的鲍鱼,哪怕是很小的一只。鲍鱼实在是太贵了,主办方中国青岛海洋大学的麦康森教授说:“如果每人吃一只鲍鱼,就会大大超出原先的预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