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让世界知道新疆

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中期,新疆从默默无闻忽然变得令世人瞩目。一个个沙漠古国被发现,早已湮没无闻的丝绸之路重新受到关注。这一阶段新疆的探险发现大都与普尔热瓦尔斯基和后来者斯文·赫定、斯坦因有关。这三个人的接力探险,长达六七十年。他们的共同点是兴趣广泛、学识渊博、对新疆充满好奇,更巧合的他们都是终身未婚,这也许是真正的探险家要付出的代价。尽管对他们有着各种历史评价,但他们的探险把新疆从幽暗的背景推向了历史的前台。 

 

在1928年西行即将进入新疆途中,斯文·赫定与徐炳昶在议事,一般他们可以使用法语直接交谈,不用翻译。当时赫定在病中,而新疆已经封锁了边境,使西北科学考察团进退两难,处在危难之中。正是在这个时期,他们一致认为,无路可走,其实就是无路可退。 

 

赫定笔下的新疆和田市的中心广场。这是1896年的场景,可以说是关于一个多世纪之前的和田习俗风貌的绝无仅有的纪实。清真寺的大门就面对广场,从四乡来的人们连马都不用下,就进入了当地的生活。 

今天,一般已经不大知道普尔热瓦尔斯基其人了。也许在生物学界他更知名,世上惟一一种野马就以他的名字命名;除野马,新疆特有的野生动物野骆驼、新疆虎,也都因他始为人们所知。不仅如此,他与中国西部探险考察热的兴起有着密切关系

普尔热瓦尔斯基(1839-1888)。从1870年开始他一生中4次到中国西部的探险,初衷是为了抵达的拉萨,然而始终未能实现这个愿望。但是,他却在新疆走完了前无古人的路程。他的兴趣主要在记录动植物和地理考察。除“罗布泊位置之争”,目前新疆的“三道山夹两个盆地”(阿尔泰山、天山、阿尔金山-昆仑山,准噶尔盆地、塔里木盆地)的地理结构,最初就是由他标注在中亚地图上的。

 

探险生涯之中,普尔热瓦尔斯基很少关心当地的人文情况,这就是他与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的主要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