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米尔群山的“玫瑰结”

矗立于中亚的帕米尔高原,与东南的青藏高原连为一体,构成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亚洲。在帕米尔周围延伸出五大山系:东北的天山山脉,东南的昆仑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西南的兴都库什山脉,地理学家称之为帕米尔山结。 

 

帕米尔是由中亚腹地的许多山脉汇聚而形成的一个高原山区,境内群山耸立,地势险峻;山上终年积雪,冰川萦绕,晶莹夺目。在千山万壑之间,奔流着融化的雪水,汇成许多河流和湖泊。位于新疆塔什库尔干的白沙湖犹如荒山秃岭怀抱中的蓝宝石,宁静而温柔。撰文/张来仪 

帕米尔高原具有一些矛盾的特性。她既偏远又中心,既是险阻又是通衢。对于中国人来说,她是辽阔国境最西部的一个高原;然而,纯粹从地理的角度看,她位于欧亚的中心偏南,恰似心脏那么强壮和耀眼。群山汇聚,高耸入云,帕米尔高原将亚洲分割成东亚、南亚、西亚和北亚几个独立的地区,画地作狱,天各一方;同时,她又提供了一条条隐秘而坚韧的通道,让各地声气相通,是引人瞩目的交通枢纽。

帕米尔很早就进入了中国的版图,古称葱岭,是我们最熟悉的西域地名之一;但现在她的大部分位于国境之外,分属于几个不同的国家,成为我们了解最少的一个地区。帕米尔,我们感到亲切而又陌生!帕米尔的现状,是复杂的历史原因造成的,而最关键的则是1895年英俄划界现场,由于帕米尔主权所有者——中国居然缺席,史称英俄私分帕米尔。从此,帕米尔变得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