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被文学耽误的地理大师鲁迅

当博物学知识与地域相结合时,“地理”也参与其中:百草园的自然环境和动植物世界是中亚热带宁绍平原的浓缩标本。 鲁迅头脑中的地理知识是从百草园开始的,慢慢延伸到越来越大的地理空间。

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

晚清乡村地理教科书

这篇短文反映了鲁迅的乡愁和他的“乡村地理”。 (注:中学课程标准规定乡村地理为必修内容)

2、鲁迅的《山海经》:《国家地理》的启示

少年鲁迅就读于私塾,教授农耕社会的四书五经教育。 他厌恶哲野的道德文章,却痴迷于神力奇特、神魂颠倒的《山海经》。

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店》插画

鲁迅在写《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同年(1926年),还写过一篇文章,名叫《阿昌语》:

他告诉我,《山海经》里曾经有一幅图画,上面画着人面兽、九头蛇、三足鸟、有翅膀的人,没有头,两胸为眼。 怪物,……可惜现在不知道在哪里。

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图片/

《阿昌宇》素描插画

少年鲁迅向婢女常氏求买的《山海经》,是一本地理描写与神话传说交织在一起的奇书,反映了先秦时期对中原地理空间的认知。平原及周边地区。

《山海经》是我国最早的地理著作之一。 严格来说,最注重地理描写的书是它的《山经》。 除了《山海经》之外,《山海经》、《海经》、《大荒经》、《海经》都充满了荒诞离奇的想象。

《山海经》中的文字和图像,为尚未离开绍兴的鲁迅开辟了更大的空间——那是古人的地理世界,也是第一版《国家地理》在鲁迅的心目中。 对于青年鲁迅来说,百草园是“乡村地理”,《山海经》是“国家地理”。

鲁迅在远叔的书房里看到了一幅《山海经》,但“只是在他的书房里”。 他们之中:

“人面兽、九头蛇、三足鸟、长翅膀的人、无头两乳为眼的怪物……可惜现在不知道它们在哪里。”

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故事/

清光绪年间郝逸行本《山海经》

为此,他一直想拥有一本属于自己的《山海经》,就央求宫女常氏买给他。 最后他买了一本,但结果是“一本很粗糙的书,雕刻和印刷都很粗糙,纸张很黄,图像很粗糙。也很糟糕,几乎都是直线。” 后来我就不愿意再买了。 “是平版印刷的,每卷都有插图,绿画,红字……是缩影。《好逸星21》。”

3、地质学专业的地质学家鲁迅:弃医前的又一个救国梦

《百草园》和《山海经》是鲁迅在接受传统农耕和读书教育期间的地理启蒙。 当他进入一个更大的世界时,新的教育为他打开了不同的视野。

在文学青年和医学青年之前,鲁迅最早的身份是“地质青年”——他接受过严肃的科学教育。 这段经历让鲁迅接触到了包括当时最先进的地理教育在内的各个领域:

最后我去了N,进入了K学校。 在这所学校里,我知道了世界上有所谓的文体、算术、地理、历史、绘画、体操。 ”N指的是南京洗地学校。K说的是路矿学校。(摘自《呐喊》序言)

1898年,鲁迅第一次离开家乡,考入南京海军学堂。 一年后,转学到江南陆军军官学校附属路矿学校。 这些引进西方教育方法的新式学校是晚清洋务运动的成果。

青少年接受传统的儒家教育,同时又接受新的教育——这基本上是鲁迅这一代知识分子的经历。

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

连环画《鲁迅在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78年出版

鲁迅转学的学校叫“路矿学校”。 顾名思义,这是一所培养地质、矿产、道路工程相关新型人才的学校。 显然,鲁迅接受了当时刚刚起步的新地球科学教育。

注:地理学、地质学和其他地球科学并没有严格分开。 比如,我国现代地理学奠基人张祥文创办的最早的学术团体,就叫“中国地质学会”。 直到新中国时期,随着学科体系的完善,地质学会和地理学学会才得以分离。 独立的。 当然,地理学和地质学仍然很难分开。

路矿学校的学生是中国第一批正式、系统地学习地球科学的人。 学校实际上只招收一个班(1898年10月至1902年1月共24名学生)。 三年的时间,鲁迅学习了《采矿》、《地质》、《测量》、《测量》等课程。 他在考试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毕业时获得了金牌。 鲁迅的毕业证书(毕业证)上写着:

学生周树仁,今年21岁,脸白,没有胡须,是浙江省绍兴地区会稽人。 他在考试中获得了第一名和第三名。

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

鲁迅路矿业学校毕业证书

在此期间,鲁迅不仅学到了扎实的地球科学知识,而且有了深入的实践经验:

第三年我们下到矿井的时候,情况已经很惨淡了。 当然,水泵还在运转,只是矿井里的水有半英尺深,上面还有些漏水。 几个矿工像幽灵一样在这里工作。 (摘自鲁迅散文《朝夕采花》)

鲁迅从南京路矿学校毕业后,赴日本留学。 在那里,他首先在东京接触了文学,然后又前往仙台学习医学。 他在日本的所见所闻很快就说服了他“放弃医学,追求文学”。

4、代表作:一论一志:当鲁迅遇上里希特霍芬

然而,鲁迅并没有告别地球科学,而是取得了许多杰出的成就。 多年后(1927年),他在广州演讲时说道:

“我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采矿。也许对我来说,谈论煤炭开采比谈论文学更好。” (《集结集》《革命时代的文学》)

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图片/

包括鲁迅在内的晚清洋务人才大多成为腐朽王朝的掘墓人。 正如古之兴风作浪、今之经商者,江浙人总是敢为天下先。 鲁迅等留日浙江人创办了《浙江潮》刊物,宣传先进思想。

《浙江潮》几乎是一本现代百科全书式的杂志。 鲁迅最早的地质地理学著作就在这里出版。

最具代表性的是《一论一纪事》,即《中国地质简论》和《中国矿业纪事》。 1903年出版的《中国地质简论》,以笔名“所子”出版。 听起来是不是很可爱? 《中国矿业纪事》是在前者的基础上编写的一部作品,与路矿学校同学顾浪合着。

鲁迅的这两部著作曾被认为是中国人最早撰写的专业地质论文。 (这一说法最早是由著名地质学家黄继清提出的,他曾评价鲁迅是“第一个写文章解释中国地质学的学者。《中国地质简论》和《中国矿产》是历史上开创性的著作。中国地质工作概论。第一章。)

随着更多史料的发现,鲁迅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写出了较早的地质文章——尽管如此,鲁迅对中国现代地质科学的贡献仍然熠熠生辉。

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图片/

《中国地质简论》中的“中国煤田综合图”,作者:周树人

按照现代地质学的标准,《中国地质简论》这篇论文算不上一篇有深度的学术文章,但绝对称得上是现代地质学的一部启蒙之作。

这篇近万字的文章言简意赅,内容全面。 分为简介、外地地质调查员、地质分布、地质发育、世界上最大的石炭(石炭,即煤炭)国家五个部分。 还介绍了康德-拉普拉斯星云理论讨论了地球和宇宙的起源。

《中国矿产志》是清末第一部运用当时先进科学知识全面介绍和分析我国矿产资源状况的专着。 展示了中国18个省的矿产资源和地理分布,并附有日本人勘察的《中国矿产志》的附录和译文。 《中国矿产资源综合图》和《中国各省矿产资源名录》。 本书被清末民初教育部门指定推荐为“人民必读”、“中学参考书”。

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

鲁迅与路矿学校同学顾浪合着的《中国矿业年鉴》

据周建仁先生回忆,这本书主要是鲁迅写的。 本书的另一位作者古浪此后一直从事地质、采矿工作,着有《中国十大矿厂考察》等。

我们从这两部代表作出发,梳理一下鲁迅先生对中国地理、地质学的贡献:

● 鲁迅评价“丝绸之路之父”里希特霍芬

鲁迅认为自己“可能比文学更擅长谈论煤矿”并不是开玩笑,他对煤矿开采是有先见之明的。

近年来,由于第一个明确提出“丝绸之路”而被中国学者频繁提及的李希霍芬,被鲁迅在《中国地质简论》中描述得淋漓尽致。

鲁迅当时将里希特霍芬译为“利特霍芬”,这几乎是里希特霍芬最早的汉译。 在地质、地理学、勘探方面颇有建树的德国学者李希特霍芬,长期在中国进行地质调查,发现了中国丰富的煤炭储量。 对此,鲁迅敏锐地指出,近代外国人进行的地理探险、地质调查是“伪装的侦探”。

“自从李石出使之后,胶州早已不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这意味着,李希霍芬的考察报告一出,当时积贫积弱的中国失去青岛地区只是时间问题。 鲁迅介绍外国地质成果,目的是唤起中国人民对祖国的热爱和对列强行为的警惕。 因此,在救亡图存的时代背景下,这是一篇融入爱国情怀的地质论文:

中国人民,中国人民的中国。 它可以容忍外国人的学习,但不能容忍外国人的探索; 它可以容忍外国人的仰慕,但不能容忍外国人的贪婪。 (摘自《中国地质简论》序言)

●鲁迅开创了现代地球科学术语的使用

鲁迅在1903年发表的《中国地质简论》中,作为先驱者,首先使用了地质学、地层学、地壳学、猿人等当今地学领域常用、常见的汉语词语; 几乎是第一个使用石墨、石灰、花岗岩(在文中称为花岗)、石炭系(即煤)等岩石术语;大量使用中文术语如太古界、古生界、侏罗系、白垩系、泥盆系、石炭系、二叠系、三叠系、第四纪等地质年代名称。

值得一提的是,鲁迅明确提出了“地质”一词,并给出了简单的定义:

“地质学家研究了地球的演化历史、岩石的起源和地壳的结构。”

●鲁迅具有高超的制图技巧

地理和地图齐头并进。 在电子地图技术出现之前,手绘地图是地理学家的必备技能之一。

《中国矿产》中有一幅《中国矿产全图》,是鲁迅手绘的。 早在鲁匡派时期,鲁迅就专攻绘画。 当时的教科书《地质学概论》(有《地质学概论》、《地质学大纲》、《普通地质学教科书》、《地质学大纲》、《地质学原理》、《地质学基础》等许多名称)很难鲁迅读书时手写的。 我写了一篇并添加了我自己的观点和经验。

在当时的手写笔记中,他准确、工整地重新绘制了书中的地质构造图。

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

1907年发表的科普文章《人与历史》鲁迅自绘插图,普及达尔文进化论

鲁迅在《中国地质简论》中指出:帝国主义瓜分中国资源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内没有准确、科学的地质图(原文是“无自有”) -制作精确的地质图”)。

在日本期间,鲁迅在当地图书馆接触到了日本农商省地矿局的秘籍《中国全矿产图》。 他发现后,赶紧借来描摹:

“放大十二倍,为祖国提供一张照片钢板,图片上附有两张世界各国结构图,特别方便学者参考。”

今天,我们可以在影印版《中国矿产》中看到这张鲁迅先生手绘的地图。

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

鲁迅绘制的《中国矿产资源全图》

1990年,鲁迅一篇未发表的约5000字的文章被发现。 它没有标题,以“第二地壳”开头。 这是他在日本留学期间写的地质论文。 鲁迅在地质、采矿领域或许还隐藏着其他不为人知的秘密。

●鲁迅的地理真知灼见

自然地理学分析中国地貌的成因。 例如,《中国地质简论》第四章提到沙漠和黄土高原的形成:

“甘肃、内蒙古原本是内海,后来逐渐干涸,变成了沙漠,却被大风吹来,故乡的沙尘被风吹进了黄河流域,它们在那里堆积成黄土。”

人与土地的关系,《中国地质简论》第四章《中生代的中国》指出了地理环境在文明发展中的作用:

“后来,南京和汉水以北被分成两条向东北延伸的断层线,崩塌形成中原,是历代英雄竞逐的地方,构成了我们中国旧历史的脊梁。”

翻译白话来说,地质崩塌形成的中原是中国古代历史的重要基础。

经济地理学鲁迅在《中国地质简论》中简要论述了煤炭与国家经济命脉的关系:

“煤炭与一个国家经济的兴衰密切相关,可以决定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在一个依靠蒸汽发电的世界里,煤炭是动力,如果失去了它,可以杀死机器和铁船。没有神。虽然说电可以发电,但木炭也可以控制一方的霸权,控制一个国家的生死,这是我敢说的。

5、地球科学界的人都吹嘘:鲁迅不用转行就能向本土大师学习。

当代著名作家叶昭言先生曾在《旧事》中说过:

真正研究矿物的前辈是鲁迅和后来的北大老校长马寅初。

叶先生知道鲁迅的这段经历,并不奇怪。 他住在南京,鲁迅在那里学习地质学。

然而,将鲁迅视为优秀“地质学家”的不仅仅是外行人,还有地学领域的科学家。

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院士前身)黄继清评价鲁迅:

鲁迅是第一个写文章解释中国地质学的学者。 《中国地质简论》和《中国矿物志》是中国地质著作的开篇之作,是中国地质史上的创举。

地质学家尹维汉评价鲁迅:

如果鲁迅没有转行,他也会像现在的文学成就一样,成为一个地质巨人。

中国矿业大学地质学家、教授庄守强将鲁迅视为“中国地质学第一人”,并指出鲁迅是地学领域的佼佼者:

1903年,鲁迅发表了中国人撰写的第一篇地质论文《中国地质简论》,是我国现代地质学最早的启蒙文献。

1906年,鲁迅与顾浪合着我国第一部地质专着《中国矿产》,后又出版了历史上最早的中文版《中国矿产图》

1903年,鲁迅第一个从日文翻译出来,首次使用“侏罗纪”、“白垩纪”等地质时期的中文名称。

鲁迅是第一个使用中文“地质”一词并用中文解释“地质”一词的中国人。

1907年,鲁迅第一个用中文解释了“化石”一词

鲁迅是第一个使用“猿人”一词的中国人

6.热衷地理科普:翻译科幻小说、普诺奖成果

除了专业的地质成就外,鲁迅在他有限的岁月里,还把宝贵的时间花在了地理科普上。

●科幻作品翻译

鲁迅在日本期间就已经有了文学理想,于是他跨越了文学与科学的界限,翻译了《北极探险》、《月球旅行》、《地下旅行》等科幻小说。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些都是当今好莱坞大片的主题。

比如《地下之旅》就类似于我们今天所说的《地心之旅》; 《地心游记》的内容已经失传,但却揭示了非常有趣的信息——鲁迅翻译的中文版于1904年问世,而在此之前的19世纪末,欧美人已经刚刚进行了第一波北极探索; 《月球旅行记》是法国科幻作家凡尔纳的代表作,鲁迅将其从日文版翻译成中文。

鲁迅很有远见地指出了科幻小说与科普工作的关系:

大多数人对盖鲁的科学介绍感到反感,读久了常常有想睡着的感觉。 如果你强迫某人做一些困难的事情,这是不可避免的。 只有假小说的力量。 穿着幽梦的衣服,就算分析谭玄,依然可以侵入你的心神。 不要感到无聊。

翻译成白话就是:群众看不懂专业的科学文章而感到困倦,这是别人很难做到的。 然而,科幻小说却是科普的一条捷径——它披着艺术的外衣,蕴藏着科学知识,不烧脑,又能引发读者主动探索科学知识。

●创作科普文章

广义的地理科普文章应包括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店》、《阿昌与山海经》、《藤野先生》等文学作品中涉及地理知识的段落。

除此之外,鲁迅还专门写了科普文章。 1903年,鲁迅在《月游记》序言中发表了《说墨》一文,发表在《浙江潮》杂志上。

钼就是镭,是波兰科学家居里夫人1898年发现的著名元素。鲁迅的科普文章是在居里夫人获得诺贝尔奖半年多后发表的。 鲁迅追踪科学新发展的速度和敏锐的反应令人惊叹。

在馆长看来,鲁迅当时的科普创作理念已经非常超前了。 它们与一般的入门科普不同,有两个最大的亮点。

一:特别关注科普与科学史的关系。 比如,他在普及镭知识时,不仅限于介绍居里夫人的成就,还指出它与伦琴之前的X射线发现一脉相承:

“新事物来了,虽然古丽夫人(又名居里夫人)今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她更应该脱帽感谢19世纪末X射线的发现者林达根(现译为伦琴) )”。

2:鲁迅的科普语言注重趣味性,能深入浅出。 例如,他描述了动态场景,用生动的图像介绍了镭的放射性和其他化学性质:

“钼的奇特性质还不仅限于此。有一个名叫巴塞洛缪的人,曾经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打开钼的包装,它突然发出蓝白色的光芒。房间突然明亮起来,包裹在里面的纸也收到微弱的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烧坏。这就是亚放射性干板的作用。”

张鸿钊、丁文江、翁文浩、李四光是中国近代地质学的奠基人。 不过,就业内时间而言,鲁迅堪称他们的前辈。

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故事/

北洋市政府农业部和商务部地质研究所教师

鲁迅于1899年开始学习地质矿物学,1901年毕业。1902年开始翻译科普著作,1903年撰写出版《中国地质简论》,1906年完成出版《中国矿物学》。这一时期出版了许多科普著作。 1906年开始,鲁迅开始专攻文学艺术,直至去世。

鲁迅的地质生涯从学术研究到著作发表只持续了七八年。 青年鲁迅以“一志一论”闻名于地球科学发展史上。 虽然他当时还不能被称为科学家,但考虑到中国的地质事业尚未起步,鲁迅的这些地球科学启蒙著作就显得尤为珍贵。

在新旧交替的时代,他从事地质工作,就像李白笔下的侠客一样。

“当一切结束后,我就会走开,隐藏我的身体和名誉。” 在他身后,第一代地质学家走上了历史舞台:

当鲁迅的《中国矿物学》走进中国的地质课堂时,张洪肇还在日本留学,1911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地质系; 丁文江1908年开始学习地质学,1911年动物学和地质学双科毕业。 翁文浩1908年毕业,1913年赴比利时学习地质学,1913年获理学博士学位; 李四光1913年赴英国学习采矿,后转学地质学,1918年获硕士学位。

后来出现的几位先生真正完成了中国地质科学的奠基工作。 鲁迅先生的成就并不在科学研究领域,而是集中在地质地理著作的介绍和介绍以及基础常识科学的传播上。

七、鲁迅文学作品:深厚的地域印记

从少年到成年,鲁迅其实经历了几次转变。

先是“弃旧学新”(从私塾到新学),然后是“弃矿追医”(从东京到仙台),最后是“弃医追文”(返回日本) )。

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图片/

1902年秋,旅日浙江同乡会在东京拍摄了这张照片。 第四排左起第十四个人是鲁迅。 这是鲁迅现存的第一张照片。 来源:《鲁迅摄影集》黄乔木主编

但自然科学的背景仍然影响着鲁迅的创作,他的作品中与地理相关的章节不计其数:

●作品标题中的地理魅力(集)

这样的栗子太多了,太香了:

《浙江潮》(鲁迅等浙江留日学者联谊会创办,浙江潮就是气象景观钱塘潮)

《故乡》(鲁迅有散文诗集《故乡》和长篇小说《故乡》)

《阿昌河》(《山海经》是中国先秦古代地理著作)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店”(由两个空间名词组成的标题,体现鲁迅的“故乡地理”)

《会稽县旧书杂集》(鲁迅编纂的古代文献集。会稽县,绍兴古称,是故乡的“历史地理”)

《南羌北调集》(散文集,“南羌北调”一词充满了地域气息)

《两地书》(鲁迅、许广平通信集,主要集中“厦门—广州”和“北平—上海”通信)

《南方人与北方人》(鲁迅散文、南方人与北方人的散思)

●作品中的地理景观及相关知识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见开篇部分)中的动植物地理知识,用生动的文字体现了中亚热带宁绍平原的风貌。

在《故乡》、《社戏》、《孔乙己》等作品中,有乌篷船、茴豆、蓝印花布、戏台等江南风光的描写,也有如小桥流水。

除了家乡绍兴之外,鲁迅的作品中还有对他生活过的杭州、南京、北平、上海、厦门、广州等地的各种精彩描写。

《南方人与北方人》讲的是“地理地域差异”。 在这里,鲁迅早就注意到了吃瓜群众热衷讨论的南北问题:

在我看来,北方人的优势是厚,而南方人的优势是聪明。 但厚的缺点也是愚蠢,聪明的缺点也是狡猾……

作为一个南方人,鲁迅没有地域偏见。 他认为南方人和北方人应该相辅相成:

“缺点是可以改正的,优点是可以学习的。”

《藤野先生》通过地理空间的变化讲述了“物以稀为贵”的故事:

当北京的白菜运到浙江时,根部用红绳绑起来,倒挂在水果店门前。 被尊称为“胶白菜”

福建野生的芦荟一到北京就被带进温室,被美其名曰“龙舌兰”

这里我还要加上策展人喜欢的鲁迅的一句充满激情的、只有有地域背景的人才能理解的一句话:

会稽是一个报仇雪恨的地方,不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From “Collection of Qiejieting’s Essays”

The poetic and picturesque Jiangnan is not just a gentle hometown for literati – it is the stereotype of outsiders’ imagination. Being martial and fierce is Jiangnan’s true character. Facing the outside world’s map cannons, Lu Xun couldn’t help but say: We in Zhejiang are not vegetarians. If we encounter problems, we will be done!

8. Lu Xun’s life map: Beijing, Shanghai, Guangzhou, Nanjing, Hangzhou, Xiamen, Xi’an

Lu Xun’s life activities covered the most representative metropolises in China, including major ancient capitals and new fashionable and artistic cities. Of course, he is also a returnee from overseas who studied in Tokyo. Following Mr.’s life, we can see a map like this:

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

Map of Lu Xun’s life and activities, cartography: Gong Ziyu / Geographical Museum

Lu Xun was born in the ancient city of Shaoxing and died in the magical city of Shanghai. The main places he lived in between were:

Nanjing (study, work), Tokyo (study abroad), Sendai (study abroad), Hangzhou (teaching), Beijing (work), Xi’an (lecture), Xiamen (teaching), Hong Kong (lecture), Guangzhou (lecture, teach).

Let’s take a look at the distribution of Lu Xun’s life time in different places:

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图片/

Comparison of Lu Xun’s main cities of residence during his life (unit/year, accurate to two decimal places), cartography: Gong Ziyu/Grand Geographic Museum

As the hometown of Lu Xun, Shaoxing was the place where he stayed the longest. It took about 18 years from birth to studying abroad. After returning to China, he worked and taught for 2 years, a total of about 20 years. Except for a short period of work later, he stayed in Nanjing for about 4 years (Longkuang School); studied in Japan for about 7 years; worked and taught in Hangzhou for about 1 year; worked and lived in Beijing for 15 years; lectured in Xi’an for about 1 month; and worked in Xiamen for 4 years. 月; worked in Guangzhou for 9 months; lectured in Hong Kong for about 2 months; worked and lived in Shanghai for about 10 years.

Lu Xun’s footprints almost covered the most important cities in China – in addition to his personal efforts, these places were enough for him to obtain the most advanced scientific, cultural resources and information trends at that time.

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

A group photo of Shaoxing Middle School students traveling to Beijing in January 1918. The second person from the left in the third row is Lu Xun. Source: “Lu Xun Photo Album” edited by Huang Qiaomu

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

Distribution of place names in Beijing recorded in Lu Xun’s diary, source: Zhou Shangyi et al. “Image of the Spatial Structure of the Literati City Reflected by Lu Xun’s Footprints in Beijing”

9. A reminder before leaving: We must learn geography through movies!

Lu Xun, who studied in Japan, never let go of his passion for natural science during his stay in Japan. In 1934, it was only two years before Mr. Lu Xun passed away. He wrote to a friend:

Because I am interested in science, I like science novels, but when I was young, I was too smart to translate them literally. Looking back, I regretted it too late.

Here, he expressed his regrets about the translation of “Arctic Adventure”. He felt that he was “being smart” and adopted classical Chinese, and regretted not directly translating it into vernacular. By this time, Lu Xun’s physical ailments had worsened rapidly in his later years. As a giant in the literary world, he is still thinking about the days of popularizing science 20 years ago:

What surprised me even more was that Lu Xun had already realized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new media at that time to the popularization of geographical science: movies:

I don’t know if you watch movies; I do, but not about “Winning Beauty” or “Depot” or anything like that. I watch movies about Africa and the North and South Pole, because I don’t think I may go to Africa or the North Pole in the future. Traveling to the North and South Pole, I had to gain some insights from videos. (Lu Xun’s reply to his friend Yan Limin on April 15, 1936)

地理人物故事_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

On February 11, 1936, Lu Xun and Uchiyama Wanzo (right) and Yamamoto Masahiko (middle) in Shanghai

In a letter to a friend on April 15, 1936, Lu Xun also left a passage worth pondering, which still makes many people feel ashamed:

In the past, literary young people often hated mathematics, physics, chemistry, history, geography, and biology, thinking that these were insignificant. Later, they turned out to have no common sense. Although they did not understand literature when studying literature, they were also confused when writing their own articles. So I hope Don’t let go of science and just immerse yourself in literature.

Six months later, Lu Xun died suddenly. Thirteen years later, in memory of Lu Xun, a young literary man who graduated from Shandong University left this poem:

Some people are dead, but they are still alive.

This is Lu Xun in the eyes of the Geographical Museum

He is a dazzling literary master

He is also an outstanding geoscien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