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农业文化遗产是世界瑰宝

“科学发展观所倡导的以人为本、人与自然和谐的理论,与我国传统农业文化中固有的整体、协调、循环、再生的思想有着密切的联系和深厚的渊源。当前的农业发展中,大家很重视育种等单项技术的突破,以及污染之后的末端治理。这些虽然也很重要,但使我们感到忧虑的是,我国传统农业文化的精华——它所具有的整体性、系统性的深刻内涵——正在被淡化和忽略。”
就传统农业文化遗产问题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生态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自然与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李文华这样表示。他是我国自然保护、资源生态和农业生态工程领域的学术带头人,同时也是国际科学院委员会世界遗产保护专家组成员。
李文华说:“我国农业以有限的资源解决了13亿人的吃饭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华夏文明丰富的农业发展经验的传承。在世界其他几个农业文明古国由于战乱、气候等原因逐渐衰退、消亡的背景下,我国的农业遗产显得尤为可贵。我国古代‘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辩证认识,在农业实践中有着深刻的体现,并创造出许多至今仍为世人赞叹的光辉范例。我国不同农作物之间的混交轮作,水陆交互生态系统的桑基鱼塘、稻田养鱼,形形色色的农林复合经营,都江堰、坎儿井等举世闻名的农业灌溉工程,正是这种哲学思想指导下人民智慧的结晶,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
近年来人们越来越重视自然遗产、文化遗产以及非物质遗产等的保护工作,农业文化遗产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们很高兴地看到,联合国粮农组织最近在全世界范围内发起了建立农业文化遗产网络的计划。中国的农业遗产是一个尚未被充分挖掘的宝库,保护我国的农业遗产并为世界作出贡献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李文华表示。
“建国以来我国农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是我们的农业发展又面临一些新的问题,使我们处于进退维谷的地步。”李文华认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农业遗产的精华——整体性、系统性与和谐性——的忽视。现代农业经常是专门针对某一方面的问题作某些技术上的突破,而使用这个技术将对系统产生什么影响却往往考虑不够。例如农田引种和化肥、农药的使用固然使粮食增产,但也带来了一系列物种多样性丧失、生态环境退化与食品安全等方面的问题。
李文华在中国生态农业研究方面成就卓著,主编了《中国的复合农业生态系统》等论著。国外学界对《中国的复合农业生态系统》一书的评价是:“中国在可持续发展中会起到先锋作用。今后要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就要到包括中国、印度等在内的东方文化中寻找灵感,建立新的发展思路与模式。”
李文华介绍,与一般的自然或文化遗产不同的是,中国的农业文化遗产非常系统、非常完整,而且还在不断发展着,最重要的是在指导生产方面体现着深厚的哲学思想。例如利用不同物种间相生相克的关系,达到控制病虫的目的;通过在有限土地上对空间、时间的组合与充分利用,实现资源利用与经济收益的最大化等。另外,它形成了很多不同层次的模式,小到一个农家院落,大到一个生态系统、一个景观单元、一个小流域甚至一个地区。现在很多这样的系统还被保留,有些却已衰退到需要抢救的地步。
谈到对中国传统农业文化遗产的态度,李文华说:“最重要的是在思想上重视和尊重自己的传统,要根据中国的实际确定需要保护的项目。中国传统农业文化遗产植根于中国土地,符合当地的经济和社会环境条件,对其进行有效保护、系统总结并在此基础上加以推广,对中国乃至全球人类的发展都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重视传统农业文化遗产,并不是说每种模式都要原封不动地保护。李文华认为应该对其分类,根据现在的条件加以改进和提高。比如桑基鱼塘,过去是在基上种植桑树,并与蚕和鱼塘构成一个生态系统;考虑到现在的经济条件,可以探索引入其他比桑树经济价值更高的作物,以及效果更好的鱼的品种。这样不仅能发扬好的传统,还能利用新技术取得更好的效益。
“加强科学研究,进一步总结提高很重要。例如,过去人们只知道某些作物混交种植后结果会更好,现代科技就能探明其运转机理,例如混交种植情况下根系养分传输更加合理、根系分泌物相互影响减少病虫害,最后达到增产的效果等。”
目前,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已经引起国际上的广泛关注,联合国粮农组织已经启动相关研究项目。这种情况下,中国的传统农业文化遗产如何传承下去?
李文华强调说:“其一,要改变观念、思想,对传统农业知识进行挖掘和整理;其二,挖掘后要深入研究,利用现代生态学和相关的理论与技术,对传统农业系统的结构、功能特别是物种之间的相互作用机制进行科学解释;其三,要在系统研究的基础上,根据发展的需要更好地提升、宣传、推广。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社会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