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三峡

三峡大坝的修建曾引起举世关注,对大坝兴建引发的后果有各式各样的预言,如今三峡大坝二期蓄水已近三年,三峡库区及周围已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带着疑问,地质学家范晓于今年2月作了一次三峡之旅。 

 

举世瞩目的三峡大坝 摄影/郑云峰 

进入三峡库区,可以鲜明地感受到这里的一切活动都受到一组数字的强烈影响:135、156、175,这就是三峡工程三次分期蓄水的水位高度。现在,“跳”的“第一跳”已经如期完成。当我坐船沿江而下时,两岸不时可以看到标有三、四期蓄水分别为156米和175米的水位线告示牌。水位线步步逼进、牵一发而动万机,它提示人们,一种让天地惊诧的不可逆转的演替,正显出它越来越清晰的轮廓。

 

三峡大坝建成后,水库回水到重庆,重庆境内的长江航道条件得到极大改善,乌江、嘉陵江等支流的水位也上升很多,形成深水航道。重庆港已成为长江上游重要的对外贸易口岸。摄影/李江松 

 

原计划在2007年进行的三期蓄水已经提前至2006年10月,156米水位线以下的一切又将被淹没。图为秭归郭家坝镇的水位标牌。摄影/范晓 

重庆港:淤塞会不会提前

 

三峡工程原来的设计安排是,135米蓄水4年后的2007年,蓄水到156米,完成“第二跳”。但是,第二跳的时间已由原计划的2007年提前到2006年。与此同时,在156米蓄水3年后的2009年,水位将升至175米,比原来设计提前4年!每6方水发一度电,175米比156米要多发26.5亿度电,将提前增加巨大的发电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