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口湿地 大都市旁一隅滩涂 变化中的鸟类庇护所

长江奔腾数千公里后,在上海附近注入东海。它所携带的泥沙在入海口沉淀、堆积,造就了面积巨大的岛屿、沙洲等不同类型的湿地。这片地处海洋、河流、岛屿和陆地交汇区域的湿地吸引了南来北往的数百万候鸟在此栖息、觅食,使这里成为重要的鸟类庇护所。同时,这里也受到了上海这座大都市发展所带来的影响,这让栖息在此的鸟类的状况也一直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 

 

在长江口湿地,反嘴鹬原本只是迁徙性的候鸟,仅作临时停留。但2015年夏季的鸟类调查中,研究人员在湿地发现了反嘴鹬的幼鸟,2016年又发现了它们的鸟巢。对反嘴鹬而言,长江口湿地已经逐渐由歇脚点转变繁殖地。除了食物以及气候变化的因素之外,湿地范围内大面积的开阔浅水池塘和沙泥质无人岛的建设,可能是让它们驻足繁殖的原因。顾名思义,反嘴鹬的喙有着奇特的上翘外形,这样的喙使得它们在觅食时头部与水面几乎平行,左右扫动将底栖生物“一网打尽”。 

和大多数人的感受一样,我第一次去崇明东滩湿地观鸟时,面对茫茫芦苇荡和偶尔飘过的形只影单的白鹭,默默地自问自答:“鸟呢,鸟类保护区怎么没鸟呢?”这沮丧之情一直持续到回程的路上,就在一行人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时,一队大鸟伴随着一阵鹤唳飞过。司机刚刚把车子刹住,我们就兴奋地冲了下去。举起望远镜望去,一群鹤犹豫地降落、起飞反复了多次,才最终停在了水田里,20来只鹤一字排开,因为距离不远,双筒望远镜里看过去竟能感到不小的气势。

想要在东滩近距离地看水鸟,必须得掌握潮汐规律。虽然通常鹤和其他水鸟大多都在海边的滩涂上活动,但是每逢大潮时,它们会飞到为了围垦滩涂而修筑的大堤内,在芦苇荡中的水塘、水田、湖泊等地带活动。如果在这时候去这些地方,一般都会有机会近距离看个真切。